粮价下调冲击农村新型经营主体

来源:农民日报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8-08-24
所在地区:未知
收藏


应密切关注粮食价格下调引发的连锁反应,谨防局地卖粮难向大面积、系统性卖粮难转变,进而打击正在成长中的农村新型经营主体

从夏粮收购启动至秋粮集中上市,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沿河南、湖北等多个主产省份持续追踪采访发现,由于粮食连年丰收、托市价格持续单边上扬,当前粮食流通、收储环节呈现诸多新的动向:局地库存高企,政策性收购压力较大;市场购销乏力,传统旺季反转为淡季;行情走弱势头从单一品种向多个品种蔓延。在一些地方,排队卖粮“常态化”后,有的收购点甚至出现了为卖粮而“走后门”的现象。

业内人士和专家呼吁,随着粮食政策性收储进入调整窗口期,各地应密切关注价格下调引发的连锁反应,谨防局地卖粮难向大面积、系统性卖粮难转变。要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,防止种粮收益下降减缓农业规模化进程,甚至引发粮食生产滑坡。

给500元好处费卖一次粮

中储粮河南潢川直属库院内,各式售粮车辆排成一队向前延伸。不远处,过磅完毕的人们正在忙着卸粮。顺着持续转动的传送带,金黄的稻谷徐徐流入仓库。

队列里一辆农用三轮车前,来自潢川县伞陂镇的农民郭瑞民告诉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,今年中晚稻收获后第一次售粮,“全家12亩地,平均亩产近千斤,粮贩子的收购价是1.18元,拉到这里能卖到1.3元还多。”

与郭瑞民对粮价的关注不同,潢川直属库副主任张明更操心的是仓容现状。据他介绍,潢川直属库及辖区委托库点共计储存粮油264万吨,虽然地处稻区没有参与夏粮托市收购,但经过盘点后空仓仅有40多万吨,“从10月1日启动秋粮托市收购以来,目前已经收购10多万吨稻谷,根据往年的托市收购量,预计仓容缺口可能在50万吨。”

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在潢川直属库下属的固始县马堽集乡粮所看到,尽管仓库既小且旧,但1.5万吨的仓容全部爆满。在每座库房的大门上,都悬挂着中储粮总公司统一制作的“粮权公告牌”。在相邻的光山县,粮食局局长郭才远也坦承,全县稻谷总产60多万吨,但国有粮食系统仅有空仓6000多吨,秋粮托市收购的仓容非常紧张。

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河南夏粮再获丰收,实现十三连增,总产首度迈过700亿斤台阶;秋粮方面,有关部门通过对9县81个调查户的样本分析也显示,全省玉米、大豆、中籼稻等作物均单产增长明显、品质有所改善,一边是产量增加,一边是仓容紧张,双重挤压之下排队卖粮由此进入“常态化”。

在水稻主产区之一的湖南省,随着部分库点仓满之后,一些农民不得不长途跨区售粮。位于湖南长沙县开慧镇的金山粮油公司董事长周金红介绍,由于周边库点爆满,公司收粮半径已扩大到50公里,最远的粮农甚至来自200公里之外的攸县。

本刊记者注意到,随着排队卖粮的压力增大,在一些拥有不多仓容的库点,甚至出现了“走后门”插队售粮的现象。来自潢川县付店镇的粮食经纪人张震海介绍,今年方圆30公里范围内就白店镇一家中储粮委托库点还在开仓收粮,排队的有上百辆车,但是一天下来卸不了10辆车。

“我拉了5万多斤粮食,已经等了一个星期了还没卖掉。还有的排队时间更长,都等了10多天。但也有人来了就能卸货,一打听人家卖的是‘人情粮’,每次要给验质员差不多500元好处费,不用排队就能验质,验完直接过磅入库。”

种粮收益降幅最大超三成

除了仓容紧张导致局地明显的粮食卖难之外,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进一步调研发现,在政策市的强力主导下,当前粮食流通、购销环节还呈现出复杂的隐性卖难特征。其中三大动向值得关注:托市收购过程明显拉长;市场化主体购销乏力,传统旺季不旺;行情走弱势头从单一品种向多个品种蔓延等。

来自河南省粮食局的数据显示,截至9月30日,该省小麦托市收购已经收官。全省累计收购小麦401亿斤,其中按最低收购价收购179亿斤,按市场价收购222亿斤。如果以700亿斤夏粮总产推算,目前农民手中持有小麦存量仍然多达近300亿斤。

中储粮河南分公司购销计划处处长李明告诉记者,除了收购量同比下降外,托市收购过程明显拉长是今年的最大特点。“根据往年经验,5月底启动夏粮托市收购,进入7月份以后收购量一般明显下降,基本进入尾声。但今年到9月份为止,日均收购量仍达2万吨,而去年同期已基本无进度。主要原因是市场购销动力不足,大部分粮源进入托市范围。”

由于托市收购造成原粮价格持续单边上扬,粮食加工业整体不景气,多数企业为降低成本采取边加工边采购的做法,就连传统购销旺季的“金九银十”规律也被打破。

湖北监利县福娃集团银欣米业公司总经理邓生龙介绍,全县稻谷产量13万吨,自家企业加工4万吨,扣除托市收购1万吨,剩下部分通常由大量中小规模企业即可消化完毕。然而谷强米弱格局之下,很多小企业开工不足,购销明显清淡。

中华粮网易达研究院副院长张智先指出,一般而言,随着高校新学期开学,以及中秋、国庆假期到来,面粉企业开工率不断提高,小麦市场会形成“金九银十”的购销旺季。然而由于目前市场供给充足,且大家普遍看淡后市,往年的阶段性上涨行情并未出现。

从品种角度看,在三大主粮间,行情走弱势头由单一品种向其他品种扩散的趋势也在凸显。在监利县,8月中上旬开秤的中稻,收购价格从1.42元一路跌至1.35元。县粮食局局长董怀勇说,如果没有启动托市,很可能出现卖粮难;山东粮食局副局长丁兆石介绍,当地新麦上市之初,价格比去年有所下降,且一直保持弱势运行。局地启动托市后,行情也只是围绕托市价小幅震荡。

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分析师申洪源认为,从近年来东北玉米的阶段性过剩,到眼下稻谷、小麦的购销清淡,几大主粮品种间行情低迷的蔓延态势值得关注。

低迷的市场行情已经对种粮收益造成负面影响。河南省价格成本调查监审局日前针对秋粮的投入产出调研结果显示,尽管产量有所增加,但综合看秋粮种植收益普遍呈下降趋势。

玉米从2015年7、8月份的1.12元/斤降到目前的0.71~0.81元/斤,最大降幅36.61%;大豆也从2.41元/斤下降到现在的1.92元/斤,平均降幅20.33%;中籼稻则由去年的1.35元/斤下降到现在的1.18元/斤,降幅12.59%。另一方面,三者生产成本同比增幅分别为3.31%、2.75%和2.19%。在成本上升、价格下跌的双重挤压下,种植收益难以避免地出现下降。以降幅最大的玉米为例,2015年亩均现金收益484.35元,较上年714.44元减少了230.09元,降幅超过三成。

新型经营主体受卖粮难冲击

针对市场行情持续走弱的局面,各粮食主产区一边按计划执行托市收购预案,一边多方施策通过挖潜增加仓容。此外,地方政府还主动开展产销对接活动。

湖北省粮食局调控处处长唐学军指出,随着库存居高不下、国内外粮价倒挂严重,实行多年的粮食政策性收储体系正面临调整窗口期,努力实现“价补分离”、让粮价回归市场虽是未来的大方向,但在短期难以改革到位的情况下,各地尤其应防范可能出现的大面积卖粮难及其连锁反应。

“截至目前,全国农村承包耕地流转面积达3.8亿亩,占承包耕地总面积的28.8%,种粮大户、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尚处发育阶段。”唐学军说,“一旦粮食丰产不丰收,首当其冲受损的就是这一群体。他们的积极性受挫,势必会将负面影响传导至正在开展的土地流转、农业生产规模化进程中,甚至可能引发粮食生产滑坡。”

事实上,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在河南多地的持续追踪采访已经发现,新时期的卖粮难正通过粮食链、资金链、土地链的传导,悄然引发系统性“化学反应”:大量购粮后滞销,有的粮食经纪人被逼债;种粮大户艰难维持,借债或无钱投入再生产;农资经销商赊销严重,经营困难……

河南唐河县土生金种植合作社副理事长邢长印介绍,合作社成立以来,转包土地800多亩,托管土地2000多亩,今年小麦总产72万斤,因为品质差卖价低,原指望秋粮下来能打个翻身仗,谁知60多万斤玉米收获上市后,价格也低到七八毛钱一斤。

“上一季庄稼欠了80多万元肥料钱,卖了小麦好不容易还上了。收秋后又遇到玉米卖难,这次种麦只好又贷款30多万元。成立合作社的时候,为讨吉利起名叫‘土生金’,现在成了‘土生烦恼’。”邢长印说。

河南社旗县种粮大户唐道丽算了一笔账:今年小麦和玉米亩产分别为1000斤、1200斤,当地小麦平均售价0.95元/斤,目前玉米价格也只有0.72元/斤,由此一亩地年收入在1814元,扣除承包费850元,以及两季农资、浇地、人工投入1050元,还亏损86元。

“2008年以来,我滚雪球承包到了2800多亩地,今年秋季已经缩减规模不到2000亩。明年如果行情、地租和投入成本不变,我估计1000亩以下的规模才算安全。”唐道丽说,“现在种粮大户都在水深火热中,土地成了烫手山芋,大家纷纷把转包的地往外抛。”

对外经贸大学教授杨军告诉本刊记者,针对改革开放以来国内粮食生产的系统研究显示,产量波动变化的影响因素主要包括自然灾害、经济增长、农业财政支出和种粮收益四方面,其中尤以后者对农民种粮积极性影响最直接,也是关系粮食产量的决定性因素。

“从1978~2013年我国粮食波动的情况看,凡是在种植利润率较高的时期,粮食都是增产;如果粮食利润率过低,则容易导致持续性减产。建议在托市政策改革的同时,监控粮食生产收益率变化,以确保农民种粮利润率处于合理水平,稳定粮食生产。”□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无关。其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其内容真实性本站不作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